【十堰檔案】100年前,美國人鏡頭下的均州與鄖陽

時間:2019-10-09 13:20 來源:十堰晚報
  • 1890
  • 微信
  • QQ空間
  • 微博
  • QQ好友
1570583538583

鄖陽老城附近成片的民居。

十堰晚報訊(文、圖/記者 朱江)1910年,美國鐵路勘測工程師在勘測河南信陽至四川成都的線路中,拍下大量河南、湖北、陜西、四川及重慶當年的山脈、田野、河流。1919年前后,這批照片隨著鐵路建設可行性報告,交給北洋政府交通部。值得一提的是,當年,美國鐵路勘測工程師拍下了十堰境內的鄖陽府古城墻、漢江絕壁之上的均州滄浪亭、漢江河岸拉纖繩的纖夫。

美國人為何要修建這條鐵路呢?這些珍貴的歷史照片又是怎么被發現的呢?

百年老照片的誕生緣于一條鐵路

均州城對面拾級而上的滄浪亭,聳立在半山絕壁,精巧別致的閣亭飛檐凌空,猶如翹立的仙鶴;從江面小船上拍攝的鄖陽府古城墻斑駁可見,厚重的城磚堆砌整齊,展向遠方;鄖陽府城外漢江江面上,船只星羅密布,豎起高高的桅桿;漢江河岸的激流險灘上,一群拉著長長纖繩、躬身前行的纖夫……100年前,美國鐵路勘測工程師拍攝的這些珍貴照片,源于一條鐵路的修建。

1570583562243

距離信陽321.8公里處,位于漢江岸邊均州城對面的均州滄浪亭。

清末民初,列強為達到控制中國的目的,先是與清政府繼而又與北洋政府討價還價,爭相簽訂貸款承建鐵路的協議。

1917年5月,北洋政府與美國裕中公司簽訂合同,允許裕中公司在中國境內承造總長1769.9公里的鐵路。

合同簽訂后,1917年11月,北洋政府交通部在北京設置“株欽鐵路”(湖南株洲至廣西欽州)工程局,共約1100公里。后來,裕中公司以“株欽鐵路”全線不足合同1769.9公里之數,商情交通部,核準添造一條長約362公里的“周襄鐵路”(河南周家口至湖北襄陽)。

到了1918年6月,裕中公司又商榷交通部,將“周襄鐵路”延伸為河南信陽至四川成都,為將來承建入川鐵路做準備。至此,原先的“周襄鐵路”實際上已調整延伸為信陽至成都的鐵路建設規劃。

邊勘測鐵路線邊拍攝漢江照片

1918年5月1日、1919年9月15日,裕中公司向北洋政府交通部呈遞了兩份報告書。

這兩份長達300頁的報告書裝訂考究,覆以湖藍綢布裝裱的硬殼封面,正文為英文打字,其中附有大量的勘測數據、參數圖表和照片。這些照片,從構圖到用光都十分講究,拍攝者明顯具有較高的攝影技術。

1570583630681

距離信陽418公里處,從江面小船上拍攝的“鄖城”城墻。

如今,我們通過這些珍貴的照片可以見到百年之前十堰漢江兩岸的壯麗景觀,了解當時的風土人情。

從當地險要復雜的地理情況和當時的技術水平來看,勘測隊的工作應該十分艱苦。報告中特別提到:“盡管我們不斷收到河南、陜西、四川三省土匪破壞我們工作開展的消息,但是沒有一支隊伍停止他們的工作。”其中,一位工程師還“被河南的一些土匪給抓去了,過了52天才重新獲得自由”。最終,全部的勘測工作于1919年中止。

報告書的開頭,執筆者是美國裕中公司負責從信陽至成都線路勘測的工程師凱爾。他附上了一封寫給交通部主管的信,概述了這條鐵路的相關情況,并直言不諱地與擬議中的川漢鐵路做了比較:“通過我們勘測的數據,也經過我們縝密的分析,對比周襄路線與川漢鐵路沿線的地理條件,可以看出周襄鐵路具有路途更短、大坡度更少、總的上下坡更少、造價更少的優勢。”

從提議到勘測,“周襄鐵路”及相關路線的建設雖然頗費周折,但大體上完成了勘測任務。當時,中國政壇動蕩,最終“周襄鐵路”未能投入建設,兩份勘測報告被北洋政府束之高閣。

它為其后的鐵路建設勾畫出了最初的藍本。1979年12月全線建成并交付運營的“襄渝鐵路”(襄陽至重慶),從湖北襄陽至四川渠縣的路段,基本上遵循了當時所勘測的線路。

老照片再現百年前均州鄖陽風貌

近代中國交通不便,河南、湖北、陜西、四川等腹地鮮有旅行者涉足,當地也不像沿海地區,人們很少掌握現代的照相設備與技術,留給后人的影像資料少之又少。從報告書隨附的大量照片里,卻可以很清晰地窺見線路沿途,尤其是100年前的漢水流域山川地貌和人文景觀,史料珍貴、保存較好。

那么,今天的人們是如何發現這些珍貴的歷史照片的呢?

2006年6月的一天,中央編譯局的編輯張遠航像往常一樣,來到熙熙攘攘的北京潘家園舊貨市場。他在翻看攤上的舊照片時,突然兩本厚厚的冊子映入眼簾,只見書內夾有兩沓英文報告,還附有一沓老照片。隨后,他討價還價以600元錢將其買下。

它們正是兩份長達300頁的“周襄鐵路”勘測報告書。在這兩份報告書中,至少有9張與十堰境內漢江有關的老照片,書中詳細記載了沿線各地區的歷史沿革和人文景觀,文字頗為優美。

1570583652859

漢江河岸上,纖夫拉著纖繩吃力行走。

“距離信陽321.8公里處,位于漢江岸邊均州城對面的古老書院。”2019年9月29日,記者在這兩份報告書上看到凱爾對均州滄浪亭的照片說明。他詳細寫道:“在距離信陽352.4公里處,經過均州城,人口大約4萬。均州具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春秋戰國史稱均陵,秦滅楚國置縣武當,漢承秦制,隋唐改稱均州……至378公里處,線路必須穿過漢江峽谷。該路段流經的區域人口稠密,耕種密集,大約60%的土地被開墾了出來。盡管有些地段被巖石覆蓋,但施工成本總體并不算太高。”

“從距離信陽378公里開始,線路沿著漢江北岸向西北方向延伸。在415公里處,需開鑿一條281米長的隧道。在416.7公里處,到達鄖城,人口約8萬。這是內地位于漢江中上游北岸一個很重要的城市,它東枕名山武當,西連陜西白河……該段線路穿過鄖城的南部。鄖城縣內有一個電話局,這是這塊廣袤土地上唯一的一家電話局。鄖城出口的貨物主要是桐油、菜籽油、獸皮、麥稈、油漆、水果等。”凱爾對鐵路修到古城鄖陽,作出了這樣描述。

此外,報告書中還夾有3張醒目的照片,分別拍攝于離信陽416.7公里處、418公里處、419公里處,照片說明依次為“快接近鄖城時拍攝到的民居”“鄖城南部的漢江江面”“鄖城漢江江面上的船只”。

照片上的影像多與一條大江相關。江上的帆船、兩岸光禿禿的山地、江邊吃力拉纖的纖夫、時而平靜時而激流勇進的江水,盡管已經相隔一個世紀,仍清晰可見。

這兩份報告書,緣何流落到舊貨市場?報告書,到底是裕中公司呈遞給交通部的正本,還是公司存檔的副本?張遠航分析說,“現在難以確定。不過,因事關商業機密,加之西方人對檔案的重視與嚴謹,估計這兩份報告書從北洋政府的舊檔案里流出的可能性比較大。”

看到這批珍貴的老照片后,丹江口市滄浪文化研究會常務副會長王永國激動地說:“這些照片都是有著濃厚人文自然風味的珍貴資料,佐證了100年前漢江水運興盛的時代特點,有著重要的學術研究價值。”

標題:
網址:
錯誤內容:
姓名:
電話:
 
新聞熱線:
投稿郵箱:
網絡新聞部:
0304牛牛官方下载